Sue

味音痴无差互攻党,专业冷cp一百年,英厨,目前一头栽进建筑组大坑。文笔渣,短小,这是一个咸鱼文手,有删文的习惯。懒癌晚期患者选择只过一个英诞还有33日,年更文手,520是我比较准的码文时间,为了我夫人在所不辞。

古老者

☆是幻术师英×魔法师英。称号来讲是“古老者”和“旅行者”

☆像是人物传记一样的东西

☆职称来源于DND,龙与地下城部分进阶职业

☆短小不精悍,亲口我夫人 @十二封信。


        无人知晓他的行踪,就像他突然出现而后消失。有些人曾遇见过他,他们带来喜报,这是位不知年岁的古老者,友善平和,平和得让某些人将他视为弱者。

         ——那是灾难,汹涌着的浩劫。一片红色的汪洋吞噬森林朝着营地前进,铁锈味浓重到远在山顶教堂的牧师们也闻到。不是火山喷发的岩浆更不是什么山崩海啸,就与那位"古老者"相似,是场灭世浩劫的重演!

        此刻无人不惊叹,讴歌这一盛景,吟游诗人歌颂传说,战之歌者咏唱曲调,崇圣追猎者为之撕下伪装屠杀。哪怕是天命之子也叹息着,再如何操纵命运也无可奈何,弦断了便换新的,这世界从来如此直接。脱离命运的人哀叹转身去向崭新一方,命运中挣扎的人为这毁灭瞬间的美色倾倒,迎接狂欢的死亡。

        清醒过来的人们无不颤抖着匍匐在地,幻觉或是真实?没人能去思考,光是那景象便足以惊得他们不敢想象。也许是那些人不识色惹怒"古老者",更可能是他早已厌烦,正巧趁着这时机离开族群。

        龙之角中,是否有着他的踪影?或是在埋骨森林,早已等候许久。

                                                      『“古老者”传记其一』



实际上只是世界毁灭后跑去另一个世界浪奔浪流了,顺便认识了个可爱魔法师并学习到那边的魔法知识,觉得幻术超基尔有趣于是顺手兼职幻术师,乐于发动“你已经死了”这个技能。顺便,觉得魔法师特别蠢,虽然和自己长得很像名字也一样。(同时觉得他可爱又有趣)

就是,早晨的灵感,突然诈尸

        ——美国总是想着,那模糊不清的时期。南北合并,夕阳西沉,转变,融合

     【我是你的新约克郡】

     【我是美国,美利坚合众国/美利坚联盟国】

     【我是,美利坚合众国】

       ——美国有时也会打算回忆过去,尽管那像个老头子才会做的事,但英雄总有特权,不是吗?

      『七月四日啊....回忆的生日可就不如欢庆那么愉快了。那是个惨痛的日子,我受尽苦楚,在无数献血中缓慢站起。站在,残垣断壁,横尸遍野的战场,太阳总是灿烂升起,温暖尸体大地,凉透人心。』

      『抬眼看向广场,白鸽被人群惊飞一片,和平的象征。和平....和平啊!自由可不是用和平换来的,那是一场革命,伟大而又残酷的革命,独立宣言,就代表着开战。』

      『也许,英国有时不一定是看见了幻想,听着耳畔亡灵哀嚎,阴沉明媚的喷泉上空盘旋永不散去的亡灵,那是未曾被铭记的人们,尽管死去仍大声呼唤自由,这广场鲜血成河。』

      『面包机绿灯亮起,提醒坐在椅子上的人是时候吃早饭了,收回目光屏蔽声音。啊——什么时候我也会沉迷在往事里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生日,总要向前看,忘掉以前就好了!伸手抽出面包咬在嘴里眼神依旧不住向那边飘去,说不定啊,这广场,哪天也就再临炮火轰鸣。』

一个简单的英米片段

       "不然,他钱都被榨干了,我还要留在那乖乖被他上?"阿尔弗雷德双手搭在亚瑟肩上有些好笑,困倦地半上阖眼。

       亚瑟将右手搭在他后颈掐住向后带着阿尔弗雷德倒下,本就半入的下身被硬生生整个插进,凑近人耳边轻声说着:"所以,你就是靠着被人上完成任务的,特工先生?"

以上大概是我码双英时候冒出来的英米,也是神奇操作,后续估计在之后会发,虽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猴年马月,之前发了个图片被吞了,现在发个改过的文字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