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e

☆现在基本只写APH
☆味音痴无差互攻党,专业冷cp一百年,极端英厨,目前一头栽进建筑组大坑。
☆给别人码的粮,英加(9/1)异色英米英(1/1)
☆深爱英all
☆文笔渣,短小,还喜欢ooc,一个咸鱼文手,有删文的习惯。

Carousel

☆意识流短篇(史向),CP异色英米
☆万圣节快乐
☆给别人的粮
☆名字取自同名歌曲,也是写作时的BGM
☆OOC文笔不好
☆没能展现出我想要的,抱歉

        绝望而又窒息的爱情,万圣游乐场中单方面追逐。

       奔跑,快步行走,腿脚发软,全身酸痛,蹒跚前进——停止动作。

       艾伦之前踏出的每一步都让他颤抖,体力跌破谷底,脑中早已拉响警报,他无力再前进。

       他看见,他看见了。

       他看见那个擅自说出游戏开始后便消失的人。

       他看见了奥利弗。

       奥利弗在笑着,嘲弄?或只是公式化的礼貌。

       艾伦想要靠近他,但身体却直挺挺地站在原地寸步不离。

       他的视线模糊,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无数幻影飘过眼前,紊乱的声音在脑中炸响。

        耳鸣,目盲。

         全都失去颜色,眼中除了面前人的一切都变得灰白,只有他是漾起阵阵波纹的流光溢彩。

       他的身体在疯狂叫嚣着远离,阻止任何接近的举动,他的灵魂在狂欢呼喊着向前,毁灭所有后退的想法。

       “奥利弗......”

       艾伦伸出手,离奥利弗的脸颊只有几厘米距离,他们之间也仅仅只需要几步便能贴近。

        他的思想早已经围绕奥利弗身周一圈又一圈,无法碰触。

        望梅止渴。

       “这本就是场虚假的狂欢,我亲爱的孩子。”

       “你不该相信。”

       奥利弗开口了,他说着。

       说出真实。

        戳破这无尽追逐游戏的本质,他手里拿着缠绕在木棍上的棉花糖,那是艾伦刚进游乐园时送给他的。

       正如他本人,薄荷般清冷又令人上瘾的蓝交织似水果糖将甜蜜染色进灵魂深处的粉。

       全部吞吃入腹也不能保证他的停留,飘渺得像空气,抓不到,看不见,但时刻都让你感受到他的存在。

        英格兰绅士亲近又疏远的姿态总是会伤得人心支离破碎,而他也必然不会在意,即使将那堆碎块踩在脚下碾成粉末,人们也只会甘之如殆 。

       艾伦心中最后的希望也被抹去,从今早开始他就仿佛活在童话中,这一切的不真实感竟都是心中早已给出的告诫?

        沉默,沉默着时间流逝。

         一秒,一分,一刻......

        他突然露出笑容,就好像把整个世界的亮光聚集在这一瞬间,这副画面。

        奥利弗挑眉意识到什么,嘴角弧度跟着开始扩大。他全身绷紧,屏住呼吸,颤抖着,身体中电流乱窜激起层层酥麻感涌进脑内。

        “Happy Holloween,Oliver.”

        艾伦走上前抱住奥利弗,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艾伦手臂上流畅漂亮的肌肉线条鼓起,被用力抱紧那份感受致使几乎零距离的接触太过滚烫,单薄的衣物根本无法阻挡温度蔓延,奥利弗在瞬间呼吸急促起来,他的脸颊泛起红晕,意识也模糊不清。

         他在瞬间患上高烧。

        “Hapyy Holloween,My kid.”

        奥利弗呢喃出这句话。

稍微记一下这个

☆未完稿,只是个小笔记

“阿尔弗雷德?”

我听到了他的声音,在黑暗中。

“还好吗?”

询问着吗?我很好啊!怎么可能不好....想要张口却发现完全没法控制身体,就连恢复的视觉也很奇怪。

“你终于醒了!!”

马修看起来很激动,为什么?

“我刚刚怎么了?”

我想笑笑然后告诉他自己没事,但说出口的却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不,我真的在控制自己的身体吗?

England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大脑混乱出来的产物
☆文笔不好还OOC,不足以写出哪怕万分之一的感受。
☆抱歉

Arthur♡

        早安,早安——

        天气不算太好,周围街道上的人们也并不总是温和有礼。

        英格兰还是很喜欢待在这。

        假期的气氛很好,去教堂做礼拜,漫无目的走在公园里,偶尔看见偷溜的后院猫咪。

         要做个乖孩子,这样英格兰才会更喜欢你。

♡Kirkland

        晨安。

        落下的雨滴星星点点,居住着的人们习以为常地早早举起雨伞,趁着还没下大快步走着。

        英格兰抬头看着天空皱了皱眉,他有些遗憾于缓慢平静的气氛被打破。

        但他没有撑伞。

        这里是英格兰,这片土地属于他,包括雨水。

        所以他也同样爱着这反复无常的天气,独属于英格兰的天气。

        他接受,他感激,他欢愉。

        他不会为属于这片土地的东西悲伤,气愤。

        雨声逐渐盖过一切噪音,人们的谈话声只能在屋内传开。

        英格兰是伟大的,为了人民,他奉献不必要的感情换来必要的利益。

        他深爱这里。

        也许在某一时刻,这里曾经不太美好。

        财富,武装,权力。

        他们约束,这让国家变得和谐。

        英格兰的身影在雨中忽隐忽现,平和无比的心情,这理所当然。

        身处于他的人民当中,当然是安宁的。

        ——“我将守护他们,直到消失以后。”

       他呢喃着,他每天都这么说着。

       而他也确确实实这么做着。

       也许他对其他国家,人民冷漠得无法想象。但他永远热诚的爱着属于这个世界上某个小小岛国的人。

        不管他们曾做什么,将做什么。

        疼痛并非憎恨的理由,鲜血不会引起怨愤。

        英格兰曾被沉入海底。

        然后他活着回来了,在世界的最顶峰。

        欢庆,宴会似乎在一瞬间消失,空气冰冷得像是把内脏全都冻结。

        他开始漫步着往下走。

        现在,英格兰找到了离山顶不远的营地。这里比顶峰温暖,比山脚幸福。

        他很满足。

        他真的已经,很开心了。

古老者

☆是幻术师英×魔法师英。称号来讲是“古老者”和“旅行者”

☆像是人物传记一样的东西

☆职称来源于DND,龙与地下城部分进阶职业

☆短小不精悍,亲口我夫人 @十二封信。


        无人知晓他的行踪,就像他突然出现而后消失。有些人曾遇见过他,他们带来喜报,这是位不知年岁的古老者,友善平和,平和得让某些人将他视为弱者。

         ——那是灾难,汹涌着的浩劫。一片红色的汪洋吞噬森林朝着营地前进,铁锈味浓重到远在山顶教堂的牧师们也闻到。不是火山喷发的岩浆更不是什么山崩海啸,就与那位"古老者"相似,是场灭世浩劫的重演!

        此刻无人不惊叹,讴歌这一盛景,吟游诗人歌颂传说,战之歌者咏唱曲调,崇圣追猎者为之撕下伪装屠杀。哪怕是天命之子也叹息着,再如何操纵命运也无可奈何,弦断了便换新的,这世界从来如此直接。脱离命运的人哀叹转身去向崭新一方,命运中挣扎的人为这毁灭瞬间的美色倾倒,迎接狂欢的死亡。

        清醒过来的人们无不颤抖着匍匐在地,幻觉或是真实?没人能去思考,光是那景象便足以惊得他们不敢想象。也许是那些人不识色惹怒"古老者",更可能是他早已厌烦,正巧趁着这时机离开族群。

        龙之角中,是否有着他的踪影?或是在埋骨森林,早已等候许久。

                                                      『“古老者”传记其一』



实际上只是世界毁灭后跑去另一个世界浪奔浪流了,顺便认识了个可爱魔法师并学习到那边的魔法知识,觉得幻术超基尔有趣于是顺手兼职幻术师,乐于发动“你已经死了”这个技能。顺便,觉得魔法师特别蠢,虽然和自己长得很像名字也一样。(同时觉得他可爱又有趣)

一个简单的英米片段

       "不然,他钱都被榨干了,我还要留在那乖乖被他上?"阿尔弗雷德双手搭在亚瑟肩上有些好笑,困倦地半上阖眼。

       亚瑟将右手搭在他后颈掐住向后带着阿尔弗雷德倒下,本就半入的下身被硬生生整个插进,凑近人耳边轻声说着:"所以,你就是靠着被人上完成任务的,特工先生?"

以上大概是我码双英时候冒出来的英米,也是神奇操作,后续估计在之后会发,虽然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猴年马月,之前发了个图片被吞了,现在发个改过的文字试试看。